十年帕金森病患者换上救命“电池”

    “医生,我从前两天开始又抖得很厉害了,几乎不能走路,会不会是电池没电了?”半个月前,西安交大一附院西北帕金森病关爱中心接到延安洛川的王女士担忧的电话。

    第二天,王女士如约来到关爱中心测试电量。结果显示,王女士的电池电量为:3.62!而电池耗竭的电量为3.6。更换电池刻不容缓!陈伟副教授告知王女士需要准备更换电池。虽然王女士早有预感,但还是瞬间抖得更厉害了。家境的窘迫,内心的煎熬,使得王女士无法做出决定。


中年遇上帕金森,十年两次手术,家庭负债累累

    48岁的王女士来自延安市洛川农村,受帕金森病折磨十年,2007年因帕金森病右侧严重震颤,做了左侧苍白球毁损术,术后右侧抖动得到改善,但好景不长,她的左侧肢体也出现僵硬震颤等症状,无奈2011年又做了右侧脑起搏器,连续两次手术(损毁+脑起搏器),尽管负载累累,但大部分症状得到改善,家务和地里果园里的农活又能干了。

    患病的十年时间,正是他们上有老下有小最艰难的十年,两个儿子相继上了大学,举债治疗,就是想能维持生活和劳动能力,支撑儿子完成学业,照顾家中年迈的老人。


雪上加霜!病情进展又遇电池电量耗竭

    今年是王女士脑起搏器术后的第六年,经历毁损手术的右侧近几年又出现了帕金森病的抖动和僵硬,做脑起搏器的左侧也面临电池耗竭。对于这个负载累累的家庭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换了,我不能再拖累你和孩子。王女士坚定的对丈夫党先生说。党先生却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和纠结中:不换吧,电池耗竭爱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能瞬间失去生活自理。换吧?今年苹果收入的两万多快钱本是打算还债的,已经想不出来还能跟哪个亲戚开口。

    回到家,王女士焦虑不安,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党先生也开始了多方的筹措费用。


陕西省慈善协会理事耿庆义教授为王女士送上爱心援助款

雪中送炭!交大一附院联合慈善协会,“救命”电池马上更换

    “想办法,帮助王女士,她支撑着至少四个家庭。”得知王女士大儿子刚参加工作不久,是一名急诊科医生。小儿子刚签完工作合同即将援外工作,上面还有年迈的老人。交大一附院副院长王茂德教授、帕金森关爱中心陈伟副教授都一致决定:尽快联系陕西省慈善协会帕金森病专项救助。陕西省慈善协会贾浩部长接到援助申请,一天之内就完成了相关审批,救命的电池费用在各方的努力下,筹措到位。

    12月18日,王女士已入住交大一附院神经外科,术前检查顺利完成,今天,王女士将拿到这笔爱心援助款。交大一附院副院长王茂德教授、副主任医师陈伟副教授及功能神经外科专家团队已确定手术时间及治疗方案,12月22日将进行脑起搏器电池更换手术。更换手术40分钟左右就可完成,术后马上开机,王女士又可以正常生活,操持家务。这个家庭也会走出困境,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和谐和价值。


任重道远!交大一附院“一路绿灯” 关爱帕金森,携手健康行

    2011年4月,在功能神经外科学术带头人王茂德教授的倡导下,西安交大一附院成立了西北帕金森关爱中心。为患者提供诊断、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康复、护理等系列的一站式服务。2016年开启“关爱+治疗+管理”的帕金森病诊疗新模式,让患者最大收益。2017年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手术耗材医疗援助,帮助患者解决高额费用难题,六年来,近万名帕金森病患者得到治疗帮助,脑深部电刺激术治疗中晚期患者500多名,手术评估和术中测试、术后程控等效果在国内居领先地位,并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

    在2018年来临之际,为了解决自2011年至今已经进行不可充电脑起搏器手术,需要更换电池的患者,开通“绿色就诊通道”,尽快缓解帕金森病患者由于电池电量耗尽带来的痛苦,恢复精致生活!


交大一附院神经外科副教授陈伟


蜜月期后的曙光!帕金森脑深部电刺激术——神奇的“脑起搏器”

    神经外科专家,交大一附院神经外科副教授陈伟介绍:王女士进行的是毁损手术,是帕金森病最早的外科治疗方法,但它是一种破坏性手术,由于手术副作用难以消除,此种疗法已渐渐被淘汰。其实,每位帕金森患者在发病后都有一个最好的药物治疗时机,通常称之为治疗帕金森病的“蜜月期”,患者可获得良好效果,正常的工作、生活不受影响。但随着帕金森病情的进展、长期服药产生的耐药性,及药物剂量加大后产生的副作用等,患者常不能耐受药物的治疗,服药后的副作用甚至比疾病本身的症状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