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二胎政策放开,拥有三口之家王女士和先生非常希望变成四口之家。一年多前徐女士再次怀孕了,可是由于严重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即子痫前期重度,徐女士的自身状况岌岌可危,不得不在怀孕7个多月时进行了引产。伤心的经历反而使徐女士一家人对二宝的期盼更加迫切。

    在今年4月徐女士兴奋地发现自己再次怀孕了。一家人细心地呵护着徐女士,盼望着二宝能够顺利降生。可是,11月8日,妊娠33+2周的徐女士见红了,并且很快出现了腹痛,随之而来的是血压的迅速上升,一度达到150/100mmHg。


    徐女士被送至当地医院时,大夫查体发现宫口已经开了3cm了,血压波动在150-160/95-100mmHg。徐女士家人和当地医院的大夫都意识到情况紧急。早产势不可挡,徐女士随时可能出现高血压造成的心脑血管意外、抽搐,甚至危及生命。当地医院医生同徐女士家人沟通意见后,迅速与西安交大一附院妇产科副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白桂芹教授取得了联系,在白教授的电话指导下迅速转院前往交大一附院。当徐女士到达产科病房时,白桂芹教授早已等候在病区门口,并马上安排徐女士进行B超检查;同时指示团队成员再次检查宫缩、宫口扩张情况并测量血压。

    意想不到的情况再次发生了,血压150/100mmHg的徐女士此时宫口已近乎开全,是双足臀位、脐带先露,一旦破水就会发生脐带脱垂,随时可能造成胎儿死亡;而且,宫缩时胎心已经开始出现下降,只有60-70次/分左右,宫缩间歇期可以恢复到90-100次/分左右。白桂芹教授当机立断,让徐女士抬高臀部,降低宫缩时脐带和前羊膜囊受到的压力,尽量推迟破水的发生。并应用硫酸镁抑制宫缩和控制妊娠高血压综合征的病情;指示由进行宫口检查的周伟华住院总医师跪在平车上右手于阴道内托住前羊膜囊,一旦发生破水能够迅速托住脐带,防止脐带脱出。白教授一边安排团队成员和产科护理团队对徐女士进行术前准备,一边向徐女士家属交代子痫前期重度、臀位、脐带先露对于母儿的威胁,在家属的积极配合下徐女士迅速被送入了手术室。

    产房王香丽护士长带领配合的护士一同进入了手术室,迅速建立静脉通路;麻醉师王伟副教授立刻开始对徐女士进行生命体征监护并着手控制血压;白桂芹教授在B超再次确认胎心在宫缩间歇期上升到90-100次/分的情况下,带领王慰敏副教授迅速上台手术,局麻下剖宫产迅速娩出了一体重1530g的男活婴,交到了已等候在复苏台边的新生儿科张洁医师手中。


    从徐女士抵达产科病房到二宝出生,前后不足30分钟,争分夺秒的努力、严丝合缝的合作处理换来了二宝虽然微弱但是坚强的一声啼哭。手术台上的惊险却还没有结束,胎儿娩出后发现徐女士还发生了胎盘早剥,剥离面积达到1/2,子宫收缩不良。然而局麻状态下,手术视野暴露不佳。在麻醉医师王伟副教授严密监护下,白桂芹教授带领王慰敏副教授通过按摩子宫、药物促宫缩,迅速恢复子宫完整性等一系列步骤,终于使徐女士转危为安,顺利完成了手术。

    术后5天,徐女士已经可以在病房内自行活动,在新生儿科住院的二宝已脱离了呼吸机的支持,情况越来越好。回忆着当时接诊的一幕幕,徐女士的家人总是拉着白桂芹教授重复着一句话:“感谢一附院!感谢白教授!”

    白桂芹教授表示,王女士当时情况紧急:子痫前期、脐带先露、胎盘早剥,面对重重的风险和困难,治疗团队时刻不忘的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但是患者及家属无条件的信任和托付却是治疗团队莫大的慰藉和全力以赴的动力,保大还是保小?这样的问题根本不存在于产科医生的心中,“妈妈安全婴儿平安”才是每一个产科医生的信仰和唯一真理。


    王女士的二胎之路虽然惊险,但却结局圆满,这得益于白桂芹教授团队与王伟副教授麻醉团队、产房和产科病房护理团队默契配合,多科联手完成快速应对体现出西安交大一附院的高超实力和综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