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会常委暨甲状腺专业学组副组长

陕西省内分泌学会名誉主任委员

陕西省内分泌疾病质量控制中心主任


施秉银:用最小的代价、让病人花最少的钱看好病



“态度温和、检查仔细、药钱不贵、但能治病”这16个字,是很多老患者对施秉银教授的评价。在他们眼里,把自己的病交给这位文质彬彬,说话前喜欢轻咳一声、然后详细解释好几遍的大夫,放心!

 白大褂向往了十几年

 幼年的施秉银,是个有耐心、肯动脑的乖孩子,他的伯父是当地一名医生,非常受到左邻右舍的尊敬。邻居们每每有了不适,便会上门问上几句,请伯父看一看。伯父为大家答疑解惑、解除病痛的情景,深深刻在了施秉银的心里,从此立下了学医的心愿,一心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伯父那样,穿上神圣的白大褂。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3年,20岁出头的施秉银从当时的北京医科大学毕业,来到西安,成为一名内分泌科医生。10多年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施秉银似乎格外珍惜“大夫”这个称谓,对病人也是出了名的有耐心、不怕麻烦。他出门诊时,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患者加号,从60个到70个、再到80个……哪怕自己再累、嗓子再哑,脸上也总是带着微笑,仔仔细细地回答患者的疑问。遇到普通话不好的外地患者,他还会边说边写、解释好几遍,直到患者和家属听明白。

 做了一万多例甲状腺穿刺

 在施秉银看来,内分泌科虽然不像外科那样,可以潇洒自如、“一刀定乾坤”,但同样是人类健康不可缺少的守护者。内分泌器官大多“潜伏”在身体内部,平常并不受人重视,可只要稍微出了问题,就可能影响全身心健康,引发身体的“蝴蝶效应”。因此,内分泌科大夫也就需要更加细致、谨慎,能够明察秋毫。

 为了保证每一位患者能得到正确的诊断、合理的治疗,在20多年里,施秉银亲手为一万多例甲状腺疾病患者进行了甲状腺细针穿刺活检,亲自为他们进行了细胞病理学诊断,为大量疑难杂症患者带来了康复曙光,而且免去很多不必要的手术。查房时,遇到年老体弱的患者,施秉银总是细心地用手托着病人的头,在查体结束后,慢慢帮他们舒服地躺下来,从不嫌脏嫌累。在他眼里,一名负责任的医生,要方方面面都为患者考虑,包括他的生活状态、经济情况等,用最小的代价、让病人花最少的钱看好病。

 曾经有一位年轻女性,怀孕后查出甲状腺激素水平偏高,当地医院怀疑有甲亢,让这位准妈妈焦虑不安。可施秉银凭着丰富的经验,让她做更细致的化验,判断可能是妊娠后引起的血清中“甲状腺激素结合球蛋白”升高,并不是真正的甲亢。听到这样的消息,全家人的脸上都乐开了花。

 把科室打造为人才集中营

 当了院长之后,除了日常的临床工作,施秉银开始站在更高的角度上,考虑科室的可持续发展。

 他不希望过去的老师傅那样,守着“看家本领”,千呼万唤才传给一两个徒弟。他希望自己能当“伯乐”,“只计耕耘莫问收”,让更多的青年才俊发挥有用武之地。

 一次偶然的机会,施秉银结识了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工作的年轻学者侯鹏教授及夫人祭美菊副教授。经过几次接触,他发现,这两个年轻人有学识、有才干,而且一直希望能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尽点力。很快,施秉银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并且提前将实验室进行改造、添置仪器设备、配备研究人员,以便让他们“大展身手”。施秉银的热情和人格魅力感染了侯鹏夫妇,他们很快回国加入了这个充满朝气的团队,成为科里的中坚力量。

 在施秉银的带领下,他们的团队已经在小鼠身上成功寻找到了预防“甲亢”的有效方法,并获国际学术界肯定。他们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成果能够成功运用在人体上,为人们远离内分泌疾病出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