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年跟您讲述关于乙肝不得不说的事儿

        相信80年代前的人们都一定熟悉傅彪这个名字,他参与过张艺谋和冯小刚导演的多部影片,以擅长扮演小角色、小人物著称,曾获得第二十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令人惋惜的是,他于2005年病故,享年42岁。导致他病故的疾病是由乙肝所导致的肝癌,病故前,他曾先后两次做了肝移植手术。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能够挽救他珍贵的生命。另一个患有乙肝的明星是香港四大天王之一刘德华,他罹患乙肝多年,但注重保养,身体一直十分健康,现已57岁,仍活跃在影视圈。那么,同样是得了乙肝,怎么会有这么的区别呢?

乙肝的发现

        这个问题我们先要从乙肝病毒说起。早在上世纪40年代,人们就发现一些人的血液能传播肝炎,但是不知道这些人的血液中的什么物质导致了肝炎。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一位名叫布隆伯格的美国人在研究人类族群疾病时意外地发现了乙肝病毒抗原,由于这种最初发现的抗原来自澳大利亚人,因此,被命名为澳大利亚抗原(简称澳抗)。布隆伯格的这项重大发现不仅为后来的发现澳抗和乙型肝炎之间的因果关系、乙肝病毒的分离奠定了基础,更重要的是使后来的乙肝疫苗研制成为可能,他为此获得了1976年度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2000年布隆伯格教授曾来华讲学,我有幸与他见面并请他题字留念。

2.jpg

李勇年主任和布隆伯格博士合影留

锁定元凶

        将澳抗锁定为乙肝的元凶应归功于另外两位美国科学家,一位是纽约输血中心的病毒学家艾尔弗雷德・普瑞斯博士,他发现将含有澳抗的乙肝患者血液输给他人后,原本澳抗阴性的接受者血液中就可以检出澳抗,说明澳抗即乙肝病毒就是乙型肝炎的病因。另外一位将澳抗和乙肝联系起来的人是时任纽约大学医学院儿科系主任的索尔・克鲁曼医生。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他的这个结论是通过把一名乙肝病人的血清注射给了精神病院的25名弱智儿童,结果有24人感染了乙肝而得出的。非但如此,他还把乙肝病人的血清稀释后,以一定温度加热一段时间,然后再注射给弱智儿童,以此证明加热后的乙肝病人血清不会传染乙肝,但能够预防乙肝,这就是第一代乙肝血源疫苗的雏形。我们不得不说,克鲁曼医生的这些做法是十分残忍和不人道的,尽管他的研究结果科学意义重大,也为乙肝的预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乙肝疫苗的诞生

        将乙肝疫苗的研究成果付诸实际的是另外一位伟大的美国科学家——疫苗研究先驱莫里斯·希勒曼博士。上世纪70年代,还是美国默克公司普通研究人员的莫里斯·希勒曼博士,凭借其顽强的事业心和坚韧的毅力,经过多年的苦心研究,终于从乙肝感染者血液中分离纯化出了安全的乙肝疫苗。按常理讲,接下来就可以准备大量生产了。按照美国的相关规定,所有新研制的药品、血液制品及疫苗在批量生产之前,必须首先进行临床实验,以考察其安全性。但是,莫里斯·希勒曼博士及其同事所提交的乙肝疫苗临床试验申请却被国家医药行政审批部门否决了,否决的理由是,他们所研制的乙肝疫苗来自乙肝感染者血液,不能排除其可能传播乙肝病毒甚至艾滋病毒的危险。有点类似之前的克鲁曼医生,倔强的莫里斯·希勒曼博士也作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号召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公司管理人员自愿充当实验对象。正是由于莫里斯·希勒曼博士的亲友及默克公司员工这种对科学的奉献精神,人类的第一代疫苗即血源性乙肝疫苗上世纪80年代诞生。莫里斯·希勒曼先后领导了包括乙肝疫苗在内的8种人类疫苗的研制,基于他在疫苗领域的杰出贡献,莫里斯·希勒被誉为20世纪拯救最多生命的科学家。

3.jpg

莫里斯·希勒曼博士

中国乙肝疫苗研究史

        谈到我国的乙肝疫苗研究历史,不能不提到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德裔华籍汉斯·米勒医生,他和白求恩一样,在抗战期间,献身中国,曾任第十八集团军卫生部流动手术队队长、129师医务顾问和冀察热辽军区野战总医院院长等职务。上世纪70年代,正值特殊时期,他是北京医学院的副院长,他在国际学术杂志《科学》上意外看到美国人研制成功血源性乙肝疫苗的文章,立即和其他研究人员共同展开研究。

4.jpg

汉斯·米勒博士与北京医学院乙肝疫苗研究人员合影

        另一个名字是在该研究中贡献最多的北京医学院附属人民医院检验科陶其敏医生,在当时运动繁多、不务正业的环境下,他们克服条件简陋、工作反复等困难,硬是在6平方米的无菌室里成功研究出了我国第一代乙肝疫苗,当时命名为“7571疫苗”。疫苗研究成功后,他们遇到了和莫里斯·希勒曼博士相同的困境——找不到临床试验对象。陶其敏医生挽起衣袖,充当了第一个人体实验的对象。之后,汉斯·米勒博士和其他几位研究人员也先后注射了研制的疫苗。三个月后,检查结果显示,他们均产生了抗乙肝病毒的抗体,证实他们研制的疫苗不仅安全,而且有效。由于陶其敏在研制乙肝疫苗工程中的杰出贡献,她被人们称为国内乙肝疫苗第一人,该项成果也被《南方周末》2008年评选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科技十大进步之一,仅次于神舟飞船和杂交水稻名列第三,也是唯一入选的医学领域科研成果。我在北京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曾就论文课题讨教过陶其敏教授,并有幸邀请她做我的毕业论文答辩评委,亲耳聆听过她的教诲,她严谨的科学精神和敏锐的科研思维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5.jpg

陶其敏教授参加李勇年主任博士论文答辩会

中国乙肝疫苗的困境和突破

        第一代血源性乙肝疫苗曾经为减少乙肝感染率,特别是减少婴幼儿好青少年发病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不可否认,乙肝血源疫苗的缺点即来自血液制品的潜在危险性,使得它不被广大的医生和公众所接受,同时,制备疫苗的人血来源也及其有限,无法满足全球特别是像我国这样的“乙肝大国”的巨大需求。1986年,第二代基因重组乙肝疫苗在美国研制成功,乙肝疫苗得以大量生产,由于基因重组乙肝疫苗不是来源于病人血液,而是来源于细菌生物工程技术,其安全性得到了充分地保证。然而,新的困难又摆在了我国面前,第二代乙肝疫苗的进口价格十分昂贵,三针高达近1千元人民币,这对于当时中国普通城市职工的人均月收入不足100元的国人来说,只能望尘莫及。

        上世纪70到80年代,乙肝在中国是导致死亡的第二大原因,第一是烟草,我国大约每10个人就有一个乙肝携带者,而且很多是在新生儿时就从母亲那里感染了,迫切需要在较短的时间内生产拿出大量的乙肝疫苗,供大范围免疫接种使用。经过国内专家的充分论证,我国政府曾派出代表团,希望能从默克公司引进疫苗生产技术合成套生产线, 但是,默克公司只同意转让全套疫苗生产线而不同意共享技术专利,而不共享技术专利意味着我们必须为我们成产的乙肝疫苗向默克公司支付高昂的专利使用费用,这对于每年几千万婴儿出生率的我国来讲是难以承受的。就在这时,美国默克公司的总裁罗伊·瓦杰洛斯出面,主动说服该公司的董事们和我国政府签署合同,因为他本公司的中国研发人员和其它渠道那里了解到了中国的严峻的感染状况和迫切需要。在罗伊·瓦杰洛斯的推动下,1989年中国代表团与默克公司以700万美元签订了重组乙肝疫苗的技术转让协议。美国默克公司不仅为在美国对我国的化学家和化学工程师进行了为期一年多的技术培训、在美购得设备、掌握生产程序、并生产出疫苗,然后将设备装带回到我国,他们还派遣该公司的化学工程师到中国帮助建立工厂,直到生产开始,完全退出。据后来计算,他们为我国培训工程师并派员到我国国的费用都超过700万美元。重组乙肝疫苗生产线的引进,彻底改变了我国的乙肝疫苗生产不足的状况,促进了包括新生儿在内的大量非乙肝免疫人口的接种。从1993年我国成功生产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以当时中国每年2000万新生儿计算,1993-2018年的25年间,中国至少有5亿新生儿接种这种疫苗。我国5岁以下儿童的乙肝感染率从当时的10.1%下降到0.3%,减少的乙肝感染人数估计约5千万。当后来有人问罗伊·瓦杰洛斯他当时为什么会促成这笔“赔本”的合同时,他回答,因为“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克曾经做过的任何事”。每一位中国人可能都应该感谢他的善举。

6.jpg

为数亿中国人带来健康福祉的罗伊·瓦杰洛斯博士

乙肝的类别与治疗

        按照目前的观点,乙肝主要分四大种类型,分别是乙肝携带者、乙型肝炎、乙肝肝硬化和乙肝肝癌。乙肝携带者病情最轻微,多数不会发展成肝硬化和肝癌;乙型肝炎的病情进展不一,与病人体内的乙肝病毒量、免疫状态和家族遗传背景有关,一般“大三阳”、体内乙肝病毒量高的病人更容易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癌。乙肝肝硬化病人的病情相对较沉重,如果不接受有效治疗,除了少数病人之外,多数这类病人都会继续加重,甚至出现出血和腹水等并发症,严重的病人需要肝移植才能挽救生命。因此,乙肝肝硬化的病人应坚持长期治疗,同时,注意休息和饮食营养。乙肝肝癌在四种乙肝类型中,病情最严重,死亡率最高,一旦发现乙肝肝癌,5年生存率仅仅为36.4%,即使采取手术、化疗、射频甚至肝移植,治疗效果仍然差强人意。

        近二十多年来,由于乙肝治疗药物的迅速发展,乙肝治疗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时期。目前的药物不仅能够迅速地抑制乙肝病毒,还能够有效阻止病情的进展。所以,有治疗指证的乙肝病人应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规范地使用治疗药物,肝硬化病人如果坚持长期抗乙肝病毒治疗,病情有望长期保持稳定。对于那些不需要治疗的病人,也应该注意定期检查并注意避免饮酒、肥胖和使用对肝脏有损害的药物等。

        如果您有关于乙肝方面的任何疑问,请您上网参阅由我院感染科李勇年主任撰写的《乙肝200问》一书。如果您需要接受李勇年主任的门诊和咨询服务,请提前致电门诊部。

1.jpg

李勇年

主任医师

医学博士

硕士生导师

感染科主任

        第四军医大学硕士,北京医科大学博士,曾留学德国ROSTOCK大学附属ROSTOCK医院感染科、法国南巴黎大学附属PAUL BROUSSE医院肝胆病中心,第四军医大学研究生导师,南方医科大学兼职教授,赴非洲参加联合国维和医疗行动,任战区资深医务官。陕西省感染病学会委员、西安市感染病学会常委、广东省肝脏病学会委员,深圳市感染病医师学会理事、《中国肝脏病杂志》编委等学术职务。曾获军队医学科技创新一等奖,中华肝病学会论文三等奖等奖项,主编、参编《病毒性肝炎》、《现代肝炎病毒分子生物学》、《乙肝200问》和《像接待朋友一样接待乙肝》等学术专著,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

        专业擅长:从事临床科研和医疗工作30余年,在感染性疾病和肝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上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尤其擅长发热待查、乙型和丙型肝炎、脂肪肝、药物肝、酒精肝、多种原因所导致的黄疸、肝硬化的诊治。熟练掌握肝脏穿刺活检、人工肝、血浆置换和胃肠镜等专科技术。

        李勇年主任的门诊时间是:周一、三、五、六上午(8:00 – 12:00)。

        咨询电话:029-86249009转8182

        感染科地址:西安大兴医院广场南侧

稿件来源:西安大兴医院


本文由作者授权 健康时报 发表,并经健康时报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健康时报)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jksbshanxi.com/articlecontent/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