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屁屁烂掉”大兴救赎记,才知肛周脓肿能严重到这地步!

        近日,西安大兴医院成功救治了一名仅一岁八个月大的儿童。

        孩子名叫林林,患肛周脓肿,因病情凶险当地医院已无法收治,家人无奈抱着持续高烧的孩子半夜从甘肃驱车仓皇赶来,经熟人推荐找到大兴医院肛肠盆底外科的陈文平主任,经过半夜急诊处理,孩子现已康复出院,一家人轻松快乐地踏上了回家之路。

        林林这趟从甘肃到大兴的“旅程”,既有幸运又有不幸。

【不幸:不重视,病情是如何被一再耽误的】

        在等待见林林的时候,不知谁指着楼道里的一处笑声说那个就是林林,寻声看过去,一个胖嘟嘟虎头虎脑的小朋友牵着妈妈的手边笑边跑,看起来既欢乐又健康。

        这样的场景,根本想象不到就在几天前,林林被送到医院时病情何等“凶险”,患处又是何等“触目惊心”。隔行如隔山,肛周脓肿这个简单的医用名词意味着什么,普通人并不了解。当常识不足以支撑理解,照片可以成为最直观的“表达”。

33.jpg

        见到林林患处照片的人,都会“嘶”出声来。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脓肿开裂的程度就像“成熟的石榴”,这种疼痛太直观太具有冲击力,不用发挥任何想象便能感同身受。

        “我总觉着孩子就是屁股上长了个小疙瘩,真想不到,最后怎么会这么严重。”在农村,许多父母和林林妈一样,医疗意识相对薄弱,极容易将小病拖成大病。

        林林从症状显现到被送到大兴医院,前后约10天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只有了解林林是如何度过的,才能了解孩子是如何被一步步耽误的:

        妈妈发现林林屁股上有类似疙瘩的小白点,没在意,林林开始发烧,当感冒治疗后没有效果,在药店买了外用的药膏贴敷,无效果,脓肿范围变大,县医院治疗,医生给开了外用药膏无效果,脓肿继续发展,林林高烧不退,市医院治疗,医生给开了消炎药和外用药膏,贴敷拔毒无效果,持续发烧,脓肿进一步扩大,再跑市医院,肛肠科主任做检查后发现林林病情严重,本院技术已无法医治。

        “孩子送来一看,已经发展的相当严重。不仅是肛肠类疾病里比较难治的肛周脓肿,面积还是医生最怕的‘马蹄形’,年龄又小,没有陈主任的技术和临床经验,真不敢收!”主治医生为了强调这些医用名词代表的严重性,又加了一句“我临床经验七八年里,这是我见到过小孩里最严重的。”

        一直护理林林的护士心疼的说,如果能够一开始就重视病情,或者找到对的医生尽早采取有效措施,孩子就不用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和危险。

2.jpg

【幸运:遇见大咖级“玩家”陈医生】

        林林是幸运的,所有看病的“弯路”和疼痛在遇到陈文平主任后,随之结束。

        当晚六神无主的林林父母经过医药界熟人的推荐,联系到了陕西肛肠领域中属于领军人物的陈文平医生,在赶往西安的路上提前和陈医生沟通了孩子的病情。陈医生给值班医生做了具体安排,但仍然不放心,林林凌晨1点左右到达之后,离单位很远的陈医生开车直奔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诊手术,林林被推出了病房。

        整个过程看起来,因为迅速和节奏有序,看起来似乎并么有那么难治。但只有医生和林林父母知道,凶险和艰难都藏在“细节”里。

3.jpg

林林的妈妈和康复后活泼的林林

        林林的主治医生一再强调这个手术的复杂和高难度,总结下来包括四个方面:肛周脓肿本身在肛肠疾病里属于比较难治的病;呈马蹄形,波及范围大;脓肿位置在肛提肌以上;患者年龄小。

        这四个难点不断升级层层叠加,就像是把肛周脓肿这道本身就不容易的“数学题”,最终演变为一道复杂的“奥数题”。这道“奥数题”究竟有多难呢?

        “急”是肛周脓肿的特点,病情发展迅速,症状是发烧和疼痛,治疗原则是尽早的切开排脓,越早越好,所以林林一直贴药膏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马蹄形、肛提肌以上位置,波及范围大,牵扯的肌肉结构复杂,而1岁8个月大的孩子肌肉、肛门结构等发育都尚不成熟,这样的情况下,医生对解剖层次没有相当的了解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是不敢做的。

4.jpg

        如果处理不当,脓肿根源清理不干净,感染会控制不住继续扩展到整个臀部,病情变的更加复杂变成“烂摊子”。而术中不小心碰到了哪里,成人或许影响不大,孩子可能会导致肛门功能失禁、肛门松弛、畸形等问题。

        我们可以把这场手术想象成一场“盗宝”游戏,目的是找到“脓肿根源”这个东西,过程中还需清除障碍物“脓液”,波及范围大的复杂结构,就是游戏的难点,它设在一个布满了密密麻麻红外线的大空间里,过程中一旦碰到红外线到就造成很大损伤,甚至game over!

        所以,这是一场需要技术过硬,胆大心细,游戏经验丰富的“大咖级”玩家才能通关的游戏。陈文平医生就是这个“手握金刚钻”的大咖级玩家。

5.jpg

【中国看病没想象那么难,找对医生很重要】

        其实,除了在甘肃,林林没有尽早得到有效医治外,来西安前还有个小插曲。林林父母最初是想带着孩子上北京的。

        一方面被吓的六神无主的父母认为孩子病情危急,只有去北京找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才放心。另一方面,林林的爸爸对北京比较熟悉,看医生找专家心里有底。

        “我们对西安人生地不熟,大医院预约专家太难了,娃的病又很危急,所以我们一开始根本没想着来西安,看病难啊!”

林林是个爱笑和勇敢的孩子,术后比成年人还能忍疼,医生和护士都很“敬佩”这个小家伙。

        可能,爱笑勇敢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林林父母没有买到去北京的票,机缘巧合因熟人介绍找到了陈文平医生,来到了大兴医院,虽然病难治但找到了对的医生,看病似乎也变得“容易”了。

7.jpg

        看病难,是中国老百姓的心病。专家号要半夜开始排队预约,看诊完医院病房一床难求,住院后安排手术又“遥遥无期”,这中间还夹杂着孩子的痛苦、在医院各科室间跑上跑下的焦虑、医护人员有时工作强度太大而态度欠佳……

        虽然如今看病难的情况有所改善,看病流程也尽量简化,中国医护工作者辛苦程度有目共睹,但从日常了解和对未知的恐惧,已经足以让林林的父母对西安和大医院“望而却步”。

        如此看来,“看病难”似乎是个伪命题。不盲目追求大医院,将医疗资源利用得当,找到对的医生“对症下医”,才是不耽误病情的明智之举。

8.jpg

陈文平

副主任医师

肛肠盆底外科主任

        毕业于陕西中医学院,第四军医大学外科学硕士,现任西安大兴医院(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大兴医院)肛肠盆底外科主任。中国西南西北肛肠协会青年委员会主任委员,倡导中医整体观念指导下肛肠微创诊疗理念。主要研究方向为肛肠盆底外科微创美容诊疗体系的建立与临床实施。

        擅长混合痔、肛裂、肛周脓肿、肛瘘等肛肠常见病的微创美肛手术;

        擅长直肠脱垂、藏毛窦、骶尾部畸胎瘤、骶尾部囊肿、会阴撕裂、直肠阴道瘘等盆底疑难杂症的微创诊治;

        擅长慢性顽固性便秘的中西医结合综合诊治;

        擅长小儿肛肠疾病的微创诊治;

        擅长肛门癌、结直肠癌的微创诊治;

        擅长PPH、RPH、TST、STARR等肛肠微创技术的临床应用;

        对顽固性肛门瘙痒、顽固性肛门痛、坏死性筋膜炎、肛门直肠损伤等肛肠疑难杂症有独特体会。

稿件来源:西安大兴医院

本文由作者授权 健康时报 发表,并经健康时报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健康时报)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jksbshanxi.com/articlecontent/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