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都医院杜德伟:患者还没康复,我还不能撤退

        “我会在这里坚守,服从组织安排,战斗到最后一刻!”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各地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分批撤退,来自军队的队员却继续坚守着,其中有一位有38年军龄的军医,他关爱患者,照顾队友,用实际行动坚守着“疫情不散,我不退”的铮铮誓言,他就是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肾脏内科副主任医师杜德伟。

1.jpg 

兼顾病情,平衡治疗

        由于新冠病毒可能会损伤肾脏功能,有些重症患者,会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导致死亡,其中急性功能衰竭也比较常见,因此他格外注意兼顾病情,在治疗新冠肺炎的同时,采取保护肾脏功能的措施。

        检测血尿素氮和肌酐、尿常规等指标,评估是否出现血尿、蛋白尿、管型尿……他总能及时发现患者肾脏损伤并及早进行干预,“在治疗过程中慎用肾毒性药物,这对患者预后非常重要。”

        由于收治的很多患者原本就伴有慢性肾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基础病,队员们共同积极探索治疗肺炎同时,兼顾原发病的治疗,特别是根据患者的肾功能状况合理调整药物种类及剂量,确保治疗效果的同时,保障患者肾功能。

        当患者出现肾功能快速下降的情况,这时就要考虑用血液净化的方法进行治疗,用特定仪器和设备,将患者血液引出体外,经过一定程序清除体内某些代谢废物或有毒物质,再将血液引回体内的过程。“这不仅对肾脏有利,还有利于清除炎症因子阻断炎症风暴,避免电解质失衡,紧急时刻可以挽救危重症患者的生命。”杜德伟根据患者情况,制定了个性化的治疗模式和治疗时机。

2.jpg 

以心为灯,守护患者

        由于医院接收的患者有“三多”的特点,重症患者多、高龄多、基础疾病多,因此工作难度很高。杜德伟和队友进入红区后的六七个小时里,一刻不停地忙着抢救病人、查房、看片子、讨论诊治方案……60多个患者查看一遍,就要将近三、四个小时。因为是院里专家组的成员,除了负责本科室病人,还要负责其他科室相关病人的会诊,其他病区也要跑一跑,看一看。“虽然累,但是只要病人好起来,我们累点,值!”杜德伟发自内心地说道。

        抗感染、保肺护肾、改善营养不良……他不仅负责“救命”,还化身心理辅导师、营养治疗师,精细化地管理恢复期病人面临的身体机能减弱、创伤后精神障碍和营养不良。

        在查房时,面对理解力较差的患者,就耐心解释,五分钟不行,十分钟,直到确定医嘱准确传达;面对情绪消极的患者,就了解患者心结所在,只要到病房就积极疏导情绪;面对聋哑患者,就将医嘱写下来,在纸上和患者沟通;面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就十分注意说话方式,尽量用患者能接受的方式沟通……

        患者同样给予医生最大的尊重和感激,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他们刻意和杜德伟保持距离,“医生,你要保护好自己。”患者的关心话语就是杜德伟继续努力的动力。

3.jpg 

有一种冲锋叫坚守

        随着疫情防控逐渐得到控制,援鄂医疗队纷纷凯旋,看到医院里一些年轻队员谈论起回家的事情,杜德伟在工作笔记中写道:“孩子们没有军旅的经历,想当然地以为可以说回家就回家,这样的心态或许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状态,我应该提醒骨干们加强疏导,平和大家的心态。”作为队员中的“长者”,他这样要求自己:有始有终服从命令是天职,闻令而动才能不辱使命。

        平日里随和宽容,“生活上的老大哥”是队员们对杜德伟的普遍印象,刚来武汉的时候,由于防护物资比较缺乏,他的朋友从国外寄来一批N95口罩,他全分给大家了,“大家是一个团队,互相帮助,团结友爱,这是理所应当的。我们带着共同的使命,同样必须一起安全地回去。”他把收到的零食、水果也都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作为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中年龄偏大的队员,他还总替年轻队友们取饭,原本这不是他必须做的事,却总抢在前面,“没什么啊,我宿舍离得比较近嘛。”这些事在他看来却很正常。

        在医院是没架子的老大哥,在家是可以和女儿做朋友的暖心老爸,“老杜,今天怎么样啊!”每天,来自女儿简单的问候是父女俩特有的交流方式,“我也想家,想闺女,但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等我的病人出院了,我再回家。”(牛晓程)


本文由作者授权 健康时报 发表,并经健康时报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健康时报)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jksbshanxi.com/articlecontent/2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