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的抗病毒药——氯喹的“前世今生”

        2月17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表示:“磷酸氯喹对新冠肺炎有一定疗效”。2月18日卫健委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提到:可试用“磷酸氯喹(成人500mg,每日2次,疗程不超过10天)”进行抗病毒治疗。氯喹是什么药?它的抗病毒作用是如何发现的?在临床使用中需要注意什么?带着一系列疑问,三院药师和我们一起揭开氯喹的“前世今生”。

1.jpg

一、氯喹的“前世”

        氯喹是一种源于金鸡纳树皮的抗疟药。早在十六世纪,欧洲就有用金鸡纳树皮治疗疟疾的记录。1820年,法国化学家佩勒蒂(Pelletier)和卡文通(Caventou)发现奎宁(quinine)是金鸡纳树皮中的抗疟成分,很快,欧洲出现大量奎宁制药厂,德国更拥有当时最大的奎宁制药公司。20世纪初,德国的金鸡纳树皮资源逐步匮乏,凭借化工优势,德国于20世纪40年代在奎宁的结构基础上合成新型抗疟药——氯喹(chloroquine)。相比奎宁,氯喹用量少,安全性高,成为抗

        疟的“王牌武器”,并衍生出羟氯喹等毒性更低的药物。但上世纪60年代,由于耐药性的出现,氯喹治疗恶性疟的地位逐渐被青蒿素等抗疟药所取代。

        那么问题来了,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提到的“磷酸氯喹”和“氯喹”是同一种药吗?“磷酸氯喹”是氯喹的磷酸盐,成盐的目的是提高药物稳定性或溶解性,因此,“磷酸氯喹”和“氯喹”是同一种药。

2.jpg

二、氯喹的“今生”

1、抗疟原虫

        如前所述,虽然已在世界多地出现恶性疟原虫对氯喹的耐药性,但氯喹至今对三日疟原虫和卵形疟原虫都十分敏感,对间日疟原虫仍保持较高的治疗价值。因此,我国的《抗疟药使用规范》和WHO《抗疟治疗指南》均推荐氯喹单独治疗三日虐,也可和伯氨喹等联用治疗敏感性疟疾。

2、免疫抑制剂

        氯喹是一类中等有效的慢作用免疫抑制剂,可以稳定类风湿和红斑狼疮的病情,并降低糖皮质激素的使用。前期由于氯喹的使用剂量过大,出现了视网膜损害甚至失明的报道,随着用量的规范,严重眼毒性的发生率大幅下降,因此除抗疟外,氯喹还用于治疗结缔组织病。

3、抗病毒作用

        氯喹的抗病毒研究不是近期才开始的。上世纪90年代,氯喹就已用于抗HIV的临床研究,2003年又发现氯喹可以抑制SARS。2006年,柳叶刀传染病学杂志发文称其抗HIV和SARS的临床效果值得进一步研究。

        氯喹的抗病毒潜力使其被纳入治疗新冠肺炎的研究。2月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等单位在《细胞研究》联合发文,氯喹体外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其机制可能为:(1)提高PH值以抑制病毒侵入细胞的过程,(2)改变病毒包膜的糖基化抑制病毒在细胞内的复制。该研究还发现氯喹的有效浓度(EC90)为6.9μM,提示治疗新冠肺炎可以使用氯喹的常规治疗剂量。

三、临床应用的注意事项

1、适应证:

        用于治疗对氯喹敏感的恶性疟、间日疟及三日疟。并可用于疟疾症状的抑制性预防。也可用于治疗肠外阿米巴病、结缔组织病、光敏感性疾病(如日晒红斑)等。

2、不良反应:

        氯喹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皮疹、腹泻、耳鸣等,需警惕大剂量氯喹可能发生致死性的药物中毒,长期大量用药会发生视网膜病变和听力损害。

3、特殊人群

        (1)肝功能不全患者氯喹可能蓄积,因此肝功能不全患者慎用。

        (2)氯喹有可能导致心律失常,心脏病患者慎用。

        (3)氯喹可引起胎儿脑积水、四肢畸形及耳聋,故孕妇禁用。

3.jpg        1、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有待观察,请勿提前囤药。

        2、长期大量服用氯喹会对视网膜和听力有损害,请勿自行服用。

        3、除了指南推荐的氯喹,不良反应更低的氯喹衍生物——羟氯喹的临床研究也在不断开展,羟氯喹是否会表现出良好的抗新冠肺炎临床效果,我们会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1]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2]Guidelines for the treatment ofmalaria. Third edition

[3]抗疟药使用规范(WS/T 485-2016)

[4]张箭.金鸡纳的发展传播研究——兼论疟疾的防治史(下)[J].贵州社会科学(1):86-97.

[5]张江林,黄烽.磷酸氯喹在风湿病治疗中的安全性[J].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2(06):19-21

[6]Savarino A , Trani L D , Donatelli I, et al. New insights into the antiviral effects of Chloroquine[J]. The LancetInfectious Diseases, 2006, 6(2):67-69.

[7]Manli Wang, Ruiyuan Cao, LeikeZhang,et al. 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J]. Cell Research.

[8]磷酸氯喹药品说明书

稿件来源:西安市第三医院

本文由作者授权 健康时报 发表,并经健康时报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健康时报)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jksbshanxi.com/articlecontent/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