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买的失眠药,真会把人吃坏

        对睡觉这件事,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共鸣:明明闭眼了很久,大脑却还在高速运作,好不容易进入状态,闹钟又开始闹腾了。有些人认为自己是失眠,有些人还买了药开始“自我治疗”,最后发现失眠越治越复杂,药瘾越吃越大。记者采访了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内科宿长军教授关于失眠的一些干货,原来,失眠这么常见,却多得是我们不知道的事。

究竟怎样睡不好才叫失眠障碍?

        入睡困难:入睡时间超过30分钟;

        睡眠维持障碍:夜间觉醒次数≥3次或凌晨比期望的早醒;

        时间频率:每周≥3个晚上;

      睡眠质量下降:睡眠浅、多梦、早醒、醒后无法再入睡;

        总睡眠时间缩短:通常少于6小时;

        日间症状:次晨起感到头昏脑胀、精神不振、烦躁、嗜睡、乏力等。

        也就是说,存在夜间睡眠差,影响了日间社会功能,同时每周至少3晚,这才符合失眠障碍。而平时单纯的一周内一两晚上睡不着,并不叫失眠障碍。

确定是失眠了,怎么办呢?

        宿长军教授强调说,无论是短期失眠(3个月以内)还是慢性失眠(大于3个月),首选的是认知行为治疗,安全有效,赛过吃药。

        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主要针对失眠的病因及持续因素进行治疗,根据患者的睡眠情况,为患者量身制定睡眠康复计划,纠正患者的不良睡眠习惯及与失眠相关的不正确睡眠观念,重塑患者的合理认知模式,缓解各种与失眠相关的负性情绪,同时可以帮助患者减少或戒断催眠药。

image.png

        1、纠正睡眠期望

        不要对睡眠有过高期望、过度担忧、过度关注,否则容易产生对睡眠的恐惧,使失眠进一步恶化。例如,有些人认定一觉睡到大天亮,一夜无梦8小时才是“睡得好”,有些人安眠药成瘾,觉得不吃药就无法入睡,这些想法都是不对的。

        2、控制睡眠压力

        很多失眠的患者晚上没睡好,白天就想赖床、补觉,或者是晚上提前上床酝酿睡意,结果越补越睡不好。频繁泡脚、听音乐、睡前过度锻炼、引浓茶、喝咖啡、饮酒助眠等行为使得睡前大脑过度觉醒,导致失眠。

        失眠的患者先要学会减少卧床时间,从而提高睡眠效率。我们可以将睡眠比作弹簧,压得越紧,弹力越大,也就是说白天越少打盹、小睡,夜间越容易进入睡眠。夜间如果睡不着就晚点睡,即使晚睡,早上也要定点起床。这样卧床时间越短,越瞌睡,睡眠就会加深,睡眠效率就越高。

        3、白天脑子用起来 身体动起来

        白天大脑要高速运转,聊天、学习、娱乐、工作等活动要保持大脑处于兴奋,如果白天不用脑,整日昏昏沉沉,晚上反而睡不着。运动过程中,身体会产生助眠物质—腺苷,可以增加深睡眠。但运动也要把握好度,睡前2小时避免锻炼身体,锻炼要达到中等强度以上,微微出汗,心跳100~140次/分钟。并不是简单的每天走一万步。

        4、做好睡眠日记

        存在睡眠障碍的患者来宿长军教授这里就诊,宿长军教授会让患者先做2周睡眠日记,以便让医生了解、评估患者的睡眠状况。日记中需要记录患者每天几点醒来/白天做了哪些活动/吃了哪些食物/喝了哪些饮品/晚上几点上床/几点睡着......等。睡眠日记结合体动记录仪,医生能对患者的睡眠情况有更加清晰、客观的了解,以便对症调整和治疗。

安眠药不能随便买,也不能随便吃,会出大事

        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在治疗失眠中是首选,然而大多数患者对这些不了解、不重视,睡不着时过分依赖安眠药。宿长军教授介绍说,来睡眠门诊就诊的患者基本上都是长时间使用安眠药,并且同一类药物多种联合用药。

        1、药越吃越多

        安眠药最常见的就是传统的苯二氮䓬类药物(例如地西泮、氯硝西泮、替马西泮等),它是通过增加γ-氨基丁酸这种中枢神经系统抑制性递质来达到镇静助眠作用的,产期服用会产生耐药性和依赖性宿长军教授曾接诊过一位来自山西运城的失眠女性患者,从起初的每天吃1片阿普唑仑来助眠,到就诊前每天需吃38片才能入睡。

        2、加速大脑衰老

        苯二氮䓬类药物本身有中枢神经抑制作用会导致肌肉松弛、全身发软、走路不稳摔跤,还会对认知功能和记忆功能产生很大影响,加速老年痴呆的进展和大脑的衰老。

        3、发生致命事件

        有些老年失眠患者吃了安眠药后不及时上床,当药物起作用时会出现站立不稳、头晕、困倦,严重时会摔倒、骨折;有些患者是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哮喘、肺部疾病合并失眠,吃了安眠药睡着后,憋气更严重,会窒息,因此这类患者禁用苯二氮䓬类安眠药。

        4、过度镇定

        过度镇定与药物续残留有关,比如第二天起床昏昏沉沉,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副作用。虽说有些药物的半衰期短,但是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吸收或代谢药物的速度不同,对药物反应的强弱也不同,即使是短效的安眠药,也可能让人第二天昏昏欲睡,注意力不集中。所以,在服用安眠药期间,应该禁止或减少操作机器或开车时间,如果无法避免,必须小心谨慎。

安眠药有更安全的选择,但患者不了解也买不到

        宿长军教授解释道,药物的使用遵从续惯性,应该先从成分简单、副作用小、起效快、代谢快的药物用起,这就提到了非苯二氮䓬类安眠药(例如:右佐匹克隆、佐匹克隆、唑吡坦等)。这类药物是患者的盲区,一是许多基层医院没有非苯二氮䓬类安眠药,二是很多基层医生不熟悉这类新型药物的使用,照例给患者开苯二氮䓬类药物,而部分患者考虑到苯二氮䓬类药物的经济负担小,会优先选择此类药物。

image.png

        镇静催眠药包括第一代的巴比妥类、第二代的苯二氮䓬类以及第三代的非苯二氮䓬类。其中,巴比妥类是早期药物,由于存在安全隐患,现已经被二代、三代药物取代。而二代的苯二氮䓬类虽然治疗指数高,但长期用药会产生一定的耐药性和依赖性,对比来看,三代的非苯二氮䓬类就不易成瘾,使用起来相对比较安全。

        非苯二氮䓬类安眠药是处方药,属于国家管控的第二类精神药物,药店并不售卖,需要在医生指导下用药。所以,没有在正规三甲医院就诊就去药物自行买安眠药的,买到的一定不是最安全的非苯二氮䓬类安眠药。而宿长军教授在临床中了解到,90%以上的失眠患者仍在使用苯二氮䓬类安眠药,2块钱可以买7片,成瘾性、耐受性加上依赖性,患者就慢慢加量,副作用也越来越大。

安眠药与“抗精神病药”傻傻分不清

        神经内科程金湘主治医师介绍说,氯硝西泮这个药物的半衰期大约是三天,吃一次“管用三天”,三天内都迷迷糊糊的。还有些抗精神病药物,例如氯氮平、喹硫平等用来治疗精神分裂症,能起到缓解幻觉、妄想、冲动的作用,也有强烈的镇静作用,也能让患者“睡着”。因此,有些患者未在医师正确指导下,误买了这类药物,而这些药有严重的不良反应,长时间服用可能造成代谢紊乱、糖尿病、肥胖、血脂高、心律失常,严重时会猝死。

把失眠搞清楚是重点,用药是次选

        如今,失眠患者对苯二氮䓬类药物太随意,只追求“管用”。先用着镇静药物,感觉“不管用”的时候,吃长效安眠药、抗精神病类药物、抗抑郁的药物,一步步走入“死胡同”,最后发现越吃越多,无药可用。

image.png

        宿长军教授强调说,解决失眠,最核心的是要了解失眠,去除失眠诱因,即便是需要药物干预,也得根据患者症状调整用药和药量,大多数失眠的情况不能靠药物去解决。而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内科是陕西省首家开展针对失眠的认知行为治疗,失眠的背后一定有个人的人格特质因素、诱发因素和维持因素,必要时结合多导睡眠监测,这样才能让患者真正的“健康睡着”。

image.png

宿长军

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导师。

        多年来从事睡眠障碍的临床和基础研究,在国内较早建立睡眠监测实验室,现任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神经学组组长、中国睡眠研究会常务理事、入选首届精神医学专业教授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唐都医院神经内科睡眠医学中心成功入选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睡眠障碍专业委员会第一批高级睡眠医学专科基地。

(王繁荣)

本文由作者授权 健康时报 发表,并经健康时报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健康时报)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jksbshanxi.com/articlecontent/231